玄坤异史记

麟海连南 / 著 投票 加入书签

“嘿嘿,重莲劫放心,重莲劫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,我们可不管你歌曲难忘今宵跟骑士团有什么恩怨,需要用这么恶毒的手段对付他们,我们只想挣到更多的钱,逍遥快活而已。”

“哎哟,重莲劫竟然还有一把断剑,真是要死了。”“让我看看,重莲劫真歌曲难忘今宵是一把断剑,不过都锈迹斑斑了,扔了算了。”

“也是,重莲劫这把剑根本不能用做武器,也不知他是不是疯了,连这种剑也要带在身上……”“别碰那把剑,重莲劫它是属于探险队的,请你们交给那个矮人吧,让他带回去,交给校长,请他代为转告,就说我回不去了,这就算我最后的遗言吧。”重莲劫“我们歌曲难忘今宵为什么要答应你?”

“哼,重莲劫你们不会这么小气吧,重莲劫我听说森林地精一向很大方的,难道连要死的人愿望也不肯答应吗?”格里斯见地精拒绝自己的请示,忍不住反唇相讥道。“喂,重莲劫谁说我们不能答应你,这事得酋长同意才行,你等下,我们问下酋长。”

一个森林地精似乎很在意名声,重莲劫竟然真的持着剑跳下平台,重莲劫走到正在下面观望的酋长身前,低声嘟嚷了几句,谁想那个酋长的目光落在剑上时,却意外的有了变化,一声不吭的取过,翻来覆去的打量着,最后出声问道:“这把剑,真的是你的吗?”

“不,重莲劫这把剑是属于探险队的,是属于每个人的。”格里斯心不在焉的答道。“不,重莲劫那不是校长,重莲劫那个人已经死了,他……他一定就是先贤维斯兰。”后脑勺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的人影,低声道:“我明白了,他用自已最后的魔法力,将想空间通道的入口封印,谁知他被从地下冒出的魔兽所干扰,未能尽全功,自己也被石化了。”

事情究竟如何,重莲劫后脑勺也仅是猜测而已。可眼前的异状,重莲劫却提示了一段尘封的历史,如果那确是先贤维斯兰的话,那整个地洞都有可能是他一手缔造的,铺在洞底的魔兽的尸骨,也有可能是他一手屠杀的。“这太恐怖了,重莲劫如果那是维斯兰的话,他的魔法力真是难以想像。”海瑞斯聆听到了后脑勺的话,下意识的接道。

“呼,重莲劫不是校长就好,重莲劫我最怕跟那头子打交道了。”杰,在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,道:“老大,现在怎么办,是不是趁威他们还没动手,我们冲下去?”杰明特,重莲劫此时也业已清醒,重莲劫目光急速的扫视了下洞底的情形,道:“不,那样的话,下面的魔兽一定会以我们为进攻目标的,最好由他们先行吸引魔兽们的注意,然后我们趁机突破,到时,只要我们到达维斯兰那里,便是我们胜利了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